鬼王小说网 > 我,BOSS,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 第四十章 “我只是想当英雄而已”
????">

????在这个个性社会里,并不是所有人都一定能够心想事成的获得自己满意的个性的。有的人觉得自己的个性太弱、有的人觉得自己的个性不实用、那,会不会有的人觉得自己的个性太强了呢?

????心操人使曾经想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大概还是有的吧,因为个性太强而被寄予成为英雄的厚望,这样的人实际上不想成为英雄的话,那心里的想法就的确是有些埋怨自己的个性的。

????他自己就是阿,由于个性的缘故,导致从小到大都被另类的眼光看待。

????“xǐ nǎo”。

????这听名字就很可怕的个性是他在三岁时觉醒的,他记得很清楚,那一年就是传说中的“圣临”事件发生的那一年,因为他的个性就是因为圣临而变成如今这样的。

????父母都是很普通的普通人,个性也只是一般般没什么出奇的那种个性,生出来的孩子在圣临事件那一年却觉醒了被评价为“天生的敌人”的个性,这种事情,怎么看都是受到了当时圣杯的影响。

????他的个性是名副其实的xǐ nǎo,不论是任何人,只要在心操人使说话之后对此做出了任何反应,都会被他控制身体行动,甚至心操还可以肆意地观看被控制的人的记忆。

????这是多么让人不寒而栗的个性,自从心操人使的父母例行在政府报备过自家孩子的个性之后,周围的人对于心操的看法一直都是忌惮又羡慕、怀疑又畏惧、排斥又厌恶。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那时候的心操和其他所有小孩子一样,调皮捣蛋,向往着长大后成为正义的英雄。

????如果说女孩子小时候少不了家家酒的游戏,男孩子们也少不了成群结队的英雄扮演游戏。不过可想而知,最受欢迎的角色自然是“欧陆麦特”,那么强大帅气的英雄在小孩子心目中可是无所不能的,在小小的心操的眼中欧陆麦特也是仰慕的对象。

????所以每次幼稚园的老师问:“谁要演欧陆麦特?”的时候,他都会高高举起自己的手,上蹦下跳的叫:“我要当,我要当!我要演欧陆麦特啦!”

????然而每一次展现给小小的心操人使的,都是温柔的女老师怔然的表情,以及还是小朋友的同学们天真又直白的起哄:“不可以阿!心操要演坏蛋的!”“没错啊!心操的个性就是坏蛋的个性!我妈妈说了,以后心操一定会成为敌人的!”“老师,我们不带他玩好不好!我好害怕!”

????“心操肯定是坏人阿!那,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打败他!”

????其实,那些激动着的小朋友们还不是能够真正的理解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的年纪,他们只是模仿自己听到的话语、看到的神色而已。但就算是这样,这样单纯到可怕的事情还是在心操人使的心中刻下了痕迹,因为,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发生过。

????当时正是圣临过后的战争时期,明面上维持着最后虚伪的和平,摆出来油耗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给普通人看,实际上英雄和敌人们早就彼此厮杀不停,而社会舆论的气氛也两极分化:英雄说敌人都是无恶不作,敌人说英雄都是虚伪至极。

????所以说,拥有这么危险的个性,心操人使可以说是从小就在一种“严加看管”的环境下长大的,这么说吧,再转入英雄科之前,他是绝对不敢这么明显的锻炼战斗技巧的,如果他敢这么做,那么等待心操的很有可能就是秘密的谈话了。

????按照常理来讲,再这么压抑的环境下成长的心操人使即使不成为敌人,也不应该对成为英雄有什么向往。但事实是正好相反的,或许是他心操人使从来都不是一个听话的人,周围的老师、同学、邻居都认他会成为一个敌人,那么他偏要去做英雄,还要去做最强的英雄!

????心操对空条城介说的那一句:“我没有太把那场大火放在心上。”其实不是谎言,是真的。因为那场大火,才能够有机会让原本是在普通科待到毕业的心操人使有机会转入到英雄科,成为一名英雄。

????你们应该能够想象得到,费尽千辛万苦考入了有名的雄英高中之后,结果却因为个性的原因没被英雄科录取,而是被调剂到了普通科的心操人使,现在内心的想法。

????不论心操人使声明过多少次,“只要我不发动个性就没有关系!”那些人也是照样那么排斥他,从小学、初中、最后甚至到了雄英高中。哪怕英雄和敌人从过去的水火不容到了如今微妙的平衡,但是所有人也还是会一听到他的能力就小心翼翼地怀疑他做了些什么。

????所以,他其实不在乎那些没见过几面就听信传闻的同学、也不觉得那些用有色眼镜看待他的老师又有多么值得尊敬,之所以想要计划着打败空条城介,主要因为心操人使就是想成为英雄!他想要成为英雄给那些人看,好好看,看个清清楚楚!他心操人使能做的比社会上那些废物一样的英雄好得多,不论是哪一方面!

????不好意思阿,抱歉了,空条城介。

????心操人使这样的想法在脑子里一转就没了影,他走过去坐在最后仅剩的空位上,好像忍耐不住痛苦的情绪一样直接给老师道歉:“抱歉,我实在是,看见他我本能过的就冲过去了...”

????身为职业英雄的老师果然听了之后没有怀疑,想到【雄英入侵事件】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于是他拍了拍心操人使的后辈,安抚的说:“别太难过了,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我知道已经过去了,所以我才要打败那个空条让大家重新想起来。摸了摸名为【人格代码】的面罩,只要有这个能够摸仿任何人说话声音的面罩作为工具的话...心操人使内心中早就想好了计划,到那时只要空条城介一个触不及防的就对他的话做出了反应,他也就可以使用自己的个性把这个“超新星”从天上高高在上的位置拽下来!

????到那时,谁还敢说他心操人使是天生的敌人?

????边听着谜语人宣布比赛规则,心操人使边想着未来的计划。

????“这次的初赛是很简单的,完全没有战斗也没有难度。”谜语人慢悠悠的晃了晃手中的手杖,清了一嗓子:“就请把它当作复赛的前置准备工作。”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着谜语人读着考试的公告:“由于抽签顺序第一名阿卡姆学院、第二名雄英高中、第三名士杰高中,我们采取主客场赛制。第一天阿卡姆学院主场,雄英高中客场;第二天雄英高中主场,士杰高中客场;第三天阿卡姆学院主场,士杰高中客场;第四天士杰高中主场,阿卡姆学院客场;第五天雄英高中主场,阿卡姆学院客场;第六天士杰高中主场,雄英高中客场。”

????“至于比赛的具体规则。”谜语人默默的看了一眼欧陆麦特,然后说:“由抽签决定跨学院组成40组两人队伍,队伍种的这两个人要互换身份且不能被任何人发现,发现者举报核实正确后直接胜利。

????“每个比赛选手都要、单独、在游客入场后于学院内部完成10个任务。”

????“比赛期间内不允许使用个性,如但发现视为作弊处理。”

????切,这样的话我的计划又要推迟/更改了。

????此时此刻,和心操人使有着同样想法的是敌联盟的首领死柄木,不过和早就准备的心操不同,死柄木的计划只是刚刚想好的。本来他是计划着用渡我被身子的个性坑几个人的,依靠鲜血就能完美拟态的度我,这个个性是死柄木容忍她的主要原因。

????那需要再想一个计划了...死柄木想到,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理解,只是这样的题目的话,当初为什么老师和他说:“不要说话”呢?

????伸手结果工作人员送来的短签,上面不出意外的就是写着你的队友的名字了。死柄木在打开之前看了眼空条城介,心里情不自禁地想到:如果我和他是队友就好了,这样的话就能通过假扮他为借口,去了解他更多的情报.....!原来如此吗?

????为了获胜的两人在同一队伍里肯定回暴露自己的信息,所以说,这个初赛根本就是为了收集参赛选手信息而设置的障眼法!

????呵呵了笑了一笑,死柄木收回视线,两根手指头扯着纸慢慢的打开,看到便条上写的名字后,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哦?是你阿。”

????而这一边,同样也受到了便条的空条城介皱着眉看着手中纸条,白纸黑字大大方方轻轻楚楚的四个字让他充满了想用败者食尘的想法:如果时间倒流的话,未来发生的事件肯定会改变,那么这样的话我抽到的卡也一定不会在是这张了!

????坐在雄英高中那边,扎着高马尾的女生往城介这边隐晦的看了一眼,神色有点复杂。

????是的,我的心情也复杂。

????城介直接用第一zhà dàn把便条炸掉,眼不见心不烦当作不存在,至于那上边写的什么?我不知道阿。